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要闻
视力保护:
【绿园纪实】绿色发展的践行者
葛洲坝淮安循环经济示范园建设纪实
来源:直属机关 党委工作部 淮安公司 作者:王冠 陈凯 鲍雅虹 日期:2018-06-27 访问次数: 字号:[ ]

  塑料,因方便轻巧而被广泛使用,但因长达400多年甚至更长时间不能降解而被称为白色垃圾。中国是世界塑料生产和消费大国,占据全球三分之一的塑料使用量。面对塑料围城,传统的焚烧和发电都会带来空气污染的压力,回收再利用是大势所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从保护环境、节约资源的人类生存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原则出发,这是走可持续发展、循环经济之路的有效举措。当前,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废弃物的回收再利用,成功转型的葛洲坝也在探索循环经济发展之路,以期为中国的环保事业做更多贡献。

  目前,葛洲坝投产的淮安循环经济示范园每天能处理全国近1/40之一的塑料瓶,为解决我国垃圾围城应运而生。

  每天吃进400吨塑料瓶

  6月,晴空万里,在葛洲坝淮安循环经济园,绿树成荫。记者进入厂区后,数万吨的废塑料瓶堆积如山,尽收眼底。

  “这么多废塑料瓶!”望着平整堆放了近3000平方米场地的废塑料瓶,记者感叹。“现在是收货旺季,我们每天能回大约1600万个废塑料瓶。”一位负责装卸的职工说。

  1600万个塑料瓶,首尾相连,长度足有上千公里。

  这些每天回收的大量塑料瓶,被以“自主设计、集成创新”为建设思路的葛洲坝淮安生产线每天源源不断的吃进400吨。

  绿园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刘利军先后考察了国内外众多PET生产线,在环保领域具有独到见解。他向记者介绍说,淮安这条PET生产线,集成了世界最为先进的环保技术工艺和生产装置,是世界最高产能的再生PET瓶片生产单线。

  记者看到,刘利军眼中变废为宝的塑料再生生产线,由投料、分拣、剪切、冲洗、漂选和烘干等设备组成,整个生产流水线蔚为壮观,长达近200米。人们丢弃的废旧塑料瓶,在这里成了原材料,经过多道工序后整个瓶子变成了一两厘米见方的碎片。

  目前,该生产装置具有单线产能大、自动化程度高、能耗低、回收利用率高、环保节能效果显著的特点,这一系列技术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这台看似不起眼的铁疙瘩,究竟先进到哪里?淮安循环经济园总经理、党支部副书记宋宏宇介绍说,除了全程自动化程度高以外,最关键的是引进了色选技术。

  通俗来说,色选技术就是根据瓶子的颜色来自动分类,色选机每分钟分类塑料瓶达到了数以千计,并会自动将不同颜色的瓶子输送到不同生产线。在分选工段,记者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只见皮带上所有废塑料瓶轰然而下,像接受检阅的士兵般一个个快速穿梭而去,场面壮观。

  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两台挑瓶机,“我们在园区集成了世界领先的光学分选设备,色选机通过光学传感器分拣不同颜色的PET瓶子或者瓶片,材质分选机通过近红外检测器可以将非PET材质的瓶子或瓶片识别并分离出来。”记者看到,绿色、白色、红色的塑料瓶在通过色选机后,各自归队,等待走完下一步旅程。

  据了解,淮安循环经济示范园占地约330亩,园区中再生PET瓶片生产线是世界最高产能的生产单线,其产能达到6吨/小时,年处理量约15万吨。在“长三角”区域市场能达到3.5%的市场占有率,实现了“规模经济”效应。

  变废为宝的生产线

  这台变废为宝的生产线,吃进去的是塑料瓶,吐出来的却是我们日常穿着含有聚酯纤维的衣服,枕芯,棉被等原材料,听起来颇为神奇。

  据现场生产工人说,来自不同区域的废塑料瓶经过淮安生产线多道工序后摇身变为纤维级再生塑料,含杂率低,性价比高,是生产化纤用再生聚酯专用料,深受高端化纤企业的青睐。

  据相关人士计算,能装16升饮料的瓶子就可以做成一件毛衣。现场的专业人士介绍,加工成PET瓶片后,废旧饮料瓶子“身价倍增”。

  记者穿过二号车间堆放整齐的原材料备料区,长纤级瓶片生产线上料工段映入眼帘。驻足观看了上料解包机,目睹了生活中废弃塑料瓶成为生产原材料的解包过程。该车间主任时玉林告诉记者,“废塑料瓶经过脱标、粉碎、热洗、干燥、灌包等工序变为再生塑料瓶片。”

  剪切后的碎片,经过三道漂选池,因材质造成的重量不同,不合要求的碎片便被漂选分离出去了。合格的PET瓶片继续它的“旅程”,再次被清洗后,进入一个大型烘干设备。20分钟左右的时间,进去时还脏兮兮的饮料瓶,此时已变成干净、透明的塑料碎片了。

  宋宏宇向记者介绍说,目前淮安生产线各项技术指标及产品质量均处于行业领先水平。特别是一期工程废旧塑料瓶生产线的正式投产,实现了油瓶线成品率达到87%,长纤级生产线成品率达到90%,均高于行业85%的最好水平。

  在淮安循环经济园成品车间,记者见到了一包包塑料片、塑料粉末,每一包上面都标有生产日期,生产班组和货品等级,这样我们就能做到来源追踪、质量跟踪。

  秦杰是淮安循环经济示范园众多质检人员中的一员,每天经他手检验有250包,多达上百吨。他告诉记者,定期集中对不合格产品再次加工,以确保我们出厂的产品质量都为优。

  打造庞大的循环再生网络

  今年“6.5”世界环境日主题为“塑战塑决”,首次聚焦一次性塑料问题。据统计,每分钟全球将卖出100万个塑料瓶,其中仅9%能回收利用,余下每年约55亿吨则被填埋或丢弃在自然环境中。每个被废弃的塑料瓶的降解至少需要470年。除焚烧、发电外,据统计,每年约有800万吨的塑料倾倒入海洋。中国的塑料倾倒量大致占三分之一,位居全世界第一。

  据刘利军介绍,焚烧、发电这样会产生二次污染的处理方式将来有可能会被逐渐淘汰。最好的方式将是无二次污染的循环利用。这为葛洲坝快速进入该领域提供了条件。

  另据媒体报道,每年国家都会在三峡库区投入大量资金清理包括废旧塑料在内的污染物,同时随着长江大保护日益受到重视,未来葛洲坝的环保发展将会迎来多机遇。

  除了资源无害化处理外,葛洲坝做的是真正的循环经济,践行的是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发展方针。以园区污染物处理为例,记者在淮安污水处理系统现场看到,几个处理池不停运转,一股股污水从厂区流入,经过处理后达到了回收用水标准,作为洗塑生产工艺用水循环回用,污泥将添加沙石水泥后压制成人行道地砖,处理率达到100%,使得整个环保生产过程中,不产生二次污染,做到真正的循环利用。

  淮安循环经济园就是为解决塑料围城而生,废塑料的日益增多和葛洲坝环保技术的日益增强,为企业大力进军环保业务提供了支撑。宋宏宇说,淮安循环经济园后续还将计划建设PP改性和PE改性生产线,产能规模预计达到10万吨。同时将建设中试基地与改性塑料合金示范生产线。

  与葛洲坝长期合作的瞿金平院士可谓国内塑料回收领域的泰斗。他向记者介绍说,淮安二期生产线该生产线将现有的PE、PP、PET等塑料原料“赋能”,形成高价值的改性塑料合金材料,向高端和下游进一步延伸,形成高附加值的塑料中间产品或最终产品。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塑料生产国和消费国,由于合成树脂产能供应有限,相当一部分要靠进口来弥补需求缺口。从国外进口废塑料的价格要比在国内回收的价格贵30%~40%,但是,很多企业还是偏向于选择进口废塑料,这是为什么呢?其根源是国外垃圾分类做得较好。

  现在这种困境似乎将随着葛洲坝构建前端回收、中端分拣和末端处置的固废处理革命性方案而迎刃而解。同时,随着葛洲坝将在全国布局20—30个类似淮安这样的生产线,未来有望解决中国垃圾围城问题。

  这样的规划是在充分调研中得来的,据悉,废塑料回收行业很多企业比较小,难以做到分类回收这点,这些小企业及作坊式加工点难以做到完善分类体系,随着环保政策的不断趋严就会面临关停。这样就可以为葛洲坝这样有能力的大企业腾出市场空间。

  葛洲坝京环公司董事长周献忠向记者介绍,京环公司将与绿园公司实现联动,依托各地环保产业园的区位优势和区域影响力,获取当地垃圾处置资源,构建废纺、废纸再生资源回收网络,并通过整合优质资源,统筹规划城市垃圾整合处置园。公司还将以协同发展为基本思路,使旗下环保平台实现业务联动、产业融合和产业化发展。

  淮安循环经济示范园的投产,为快速复制奠定了基础。未来,新的葛洲坝环保产业园项目将有序推进,进一步完善固废全口径、全周期处理的环保产业园方案,预计在北京、陕西、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多个地区深度参与产业园项目。

  《葛洲坝集团报》刊发链接(详见第4版):

  http://www.cggc.ceec.net.cn/attach/0/1806271150448048393.pdf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