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我的奶奶
来源:兴业公司 作者:李平 日期:2018-12-07 访问次数: 字号:[ ]

  看到微信朋友圈表哥发了一张照片:寒冷的夜晚,昏黄的路灯下,姑妈站在路口等待儿子回家吃饭。寒来暑往每天如此,这是温柔的等待。我不禁想起了奶奶,自打上学开始,奶奶也是这么等我放学的,满头银灰色的白发,穿着一身灰蓝的布褂子,弯着腰屈着背,拄着拐杖依靠在墙边,目光紧紧地盯着村口,一看到我的影子,瘪瘪的嘴巴便扬起了慈爱的笑容。

  记忆中的奶奶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因为那时的女子出嫁后只保留自己的姓氏,在本家的姓前面要加上丈夫的姓。爷爷在家排行老四,村里人都称她四奶奶。

  出生在解放前的奶奶是“大家闺秀”,那时女性还深受封建社会的影响,缠的三寸金莲即便是在炎夏也从未露足,她认为光着脚被看到了,是很“耻辱”的事。她举止高雅,从来不串门,就连自己女儿的夫家也从未踏足,这就是所谓的“妇不闲游,宅肆不相通”。

  我总喜欢看奶奶笑不露齿的样子,偶尔笑得厉害就会用手遮挡住瘪瘪的嘴巴,在我眼里那是世间最美、最慈爱的笑容。

  我是奶奶带大的,从小就喜欢听奶奶讲故事,一遍又一遍永远都听不厌。她总给我讲以前的事情:抗战时期惊心动魄的战事,爸爸小时候蛮不讲理的趣事……“一提到你爸小时候要卖即将生产的老母猪我就生气,都快下猪崽了还给卖了!”不过,在那个十分清苦而且物资及其匮乏的年代,奶奶最后还是同意了,拿了卖老母猪的钱给爸爸去集市上换东西。后来才知道,奶奶膝下的孩子们有好几个都夭折了,我爸爸是她和爷爷晚来得子,自然疼惜万分。

  奶奶身体很硬朗,八十多岁了,还能操持家务,但却因一次摔跤再也没能站起来。

  那是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晒完被子在房间没有看到奶奶,便习惯性去厨房找她,却发现她躺在灶膛前,一动不动,我当时吓坏了,害怕、恐惧,不敢上前一步,生怕奶奶就这么离开了。就这样呆滞了好几分钟,忽然我发现奶奶的眼睛微微眨动时,顿时心中大喜,立马上前搀扶。可那么瘦弱的一个老人在倒下去后居然是那么得沉重,就像她这辈子为儿女的付出一样,我赶紧喊来年幼的弟弟,吃力地把奶奶抬到了靠椅上。

  奶奶当天就被送到了医院,但还是被下达了病危通知。已经不能说话的奶奶,用枯瘦的双手紧紧抓住病床,一直看着围在她身边的子孙,她是想陪陪我们,是放不下我们。

  没过几天,奶奶就安详地走了。下葬当天,我把奶奶生前用过的床留了下来,那是奶奶睡觉的地方,也是小时候为我驱赶蚊虫,哄我入睡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上面有奶奶的味道,我很眷恋这种味道,一直在这张床上睡到了出嫁。

  愿我今生积德,换取下辈子还做奶奶的孙女。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