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手艺
来源:淮安公司 作者:韦晶 日期:2018-12-28 访问次数: 字号:[ ]

  江南小镇的一条老街上,有一个制油纸伞的小作坊,王师傅便是制伞的手艺人。

  江南的雨说下便下了,记得曾经走在江南的小路上,飘起密密的雨丝,就躲进了一旁的油纸伞小作坊里。

  作坊里的师傅满头花白,岁月在他脸上刻下了难以抹去的痕迹,他苍老的、如枯树枝般的双手却稳稳地拿着竹刀,微微俯下身子,正一下一下地削着伞骨。

  老师傅鼻尖上冒出汗珠,一片一片的竹片掉落在脚边,那伞的骨架已经大致成型了。我小心翼翼地打招呼,生怕惊了老人。几番闲聊后,我得知老师傅姓王,从他上一辈的师傅手里接过这手艺活已有不少年头了,制作油纸伞的手艺练得炉火纯青。有幸目睹制作油纸伞全过程的我,恭恭敬敬地坐在老人身旁。

  “削伞骨之前呐,要先号竹,挑选韧性好,不易折断的新竹。”老人嘴上说着,手上也不停,越削越利索,发出“哗哗”的有节奏的响声,握刀片的手上下翻腾、舞动,像开了花般张开的骨架就呈现在我眼前。王师傅轻轻地将伞柄、伞头分别浸没在水里:“等太阳出来了,要把它们拿出来暴晒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钻孔、拼架、穿线,制成完整的骨架。”

  王师傅从一旁拿来已经晒了几日的骨架,从柜子里抽出几张洁白的桃花纸做伞面,戴上老花镜仔细地量着、算着,桃花纸便在一把闪亮亮的大剪刀下裁好,细细地糊上骨架。“这桃花纸啊,在柿子漆里泡过,这样就既有黏性又不至于太黏,贴在伞上刚刚好。”一系列地修边定型后,王师傅拿出了水粉颜料,棕色的毛笔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在伞面上蜿蜒出虬劲粗壮的枝干,红色的水粉被轻轻巧巧地点缀在枝干之间,互相挨着、挤着,多而不乱,艳而不妖,一树红梅就呈现在了伞面上,润滑透明的花瓣与苍劲有力的枝干相得益彰,颇有“凌寒独自开”的傲骨,仿佛活了似的想要冲出伞面。

  我毫不迟疑地便要买下它,但王师傅神情却有些忧伤。

  “多少年没人来买油纸伞了啊!多少年了,也没有人肯跟着我学这门手艺了……

  我不禁愣住了,如今的人们撑着尼龙骨架的塑料伞行色匆匆,还会有谁停下脚步,宁心静气地欣赏一把传统手艺制作的油纸伞,去品味它的美丽与内涵。我默默地离开了王师傅的作坊,撑开了油纸伞,任由那一支傲雪寒梅,惆怅地徜徉在烟雨迷茫的江南雨巷……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王师傅的小作坊是否还在?不知是否有年轻的学徒传承他的手艺?不知是否有人撑起一朵雅致天成的油纸伞,行走在江南烟雨中?

  我只愿那油纸伞能如丁香花一般,撑开中华传统文化的美丽;我只愿这传承千年的手艺,在江南烟雨中代代传承……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